您是本网站第 138862 位访问者! 设置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前位置 : 首页 》 精彩辩词 < 返回

葛某华涉嫌贪污罪案一审辩护词

作者:长沙律师吴之成    来源:本站    时间:2018-06-05    浏览:

葛某华涉嫌贪污罪案一审辩护词

/中国刑案辩护专家:吴之成律师

吴之成律师按:在葛某华的内心,作为税管员的他,纯粹是想帮彭某湘的一个忙,由他帮彭某湘代缴36万余元的税款。然而,时隔两年后,这36万余元却成了指控他贪污的罪证!不仅如此,囿于他口供均指向“侵占”这笔税款,本律师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为其做轻罪辩护了。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葛某华的委托,指派吴之成律师担任葛某华涉嫌贪污罪一案的一审辩护人。本辩护人在与葛某华进行了多次沟通、研究了本案全部案卷材料、参加了今天的庭审后,依据本案事实和相关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一、从被告人葛某华的前后行为表现来看,葛某华应当只有挪用涉嫌税款而无侵占之主观故意,宜以挪用公款罪对其定罪,起诉书指控其构成贪污罪不妥

本案葛某华在检察院的前后四次笔录均讲到他有侵占这笔税款的主观故意,但葛某华不仅在201692日接受长沙县地税局纪检监察调查时,他讲到他开发票的动机是“想收取7.5%的税后再到窗口把票换回来”、“并没有想到要贪污税款”(见侦查3P63-64,而且葛某华的前后行为也并不支持这一点:

其一、被告人葛某华没有为侵占本案涉案税款积极创造条件

1、被告人葛某华20148月得到长沙源信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未剪角的缴销发票具有极大的偶然性。

从葛某华、李某黎、周某恋等人的言词证据来看,被告人葛某华获取该发票,一方面是因办税大厅工作人员李某黎的工作疏忽,未按照操作规程将该公司的一本空白发票做剪角处理;另一方面是该公司财务人员周某恋之后到葛某华办公室时,又无意中将上述空白发票遗落在葛某华办公室,而葛某华拾得该空白发票后未按照规定缴销。

2、科技经贸学院副院长彭某湘通过湖南安全职业技术学院财务处处长钟某辉找到被告人葛某华洽谈涉案税款一事是在201412月,此时距葛某华无意中获得长沙源信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未剪角的缴销发票已过去了四个月之久。

以上事实充分说明,被告人葛某华没有刻意为侵占本案涉案税款创造条件。

其二、诸多因素决定了被告人葛某华与彭某湘没法在涉案税款一事上进行勾兑

按照被告人葛某华的供述,彭某湘和钟某辉去了几次长沙县地税局的办税大厅,工作人员都要求他们缴纳12%的房产税,葛某华经查询资料后告诉他们,他们这个情况不需要缴纳12%的房产税,但要缴纳2%的企业所得税和5.5%的营业税、教育附加费、城市维护建设税,总共要缴纳7.5%的税,如果不缴纳7.5%的税,税金就无法入库,税金不能入库的话,也就开不了完税凭证,开不了完税凭证,科技经贸学院支付了36万多元税款后对此并没有一个了结,科技经贸学院随时都有可能追查这一笔款项的下落。这一随时都有可能引爆的炸弹决定了被告人葛某华不可能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和自由作赌注。而彭某湘这边,彭某湘本就不是湖南科技经贸职业学院的正式员工(详见该院副院长彭文武2017223日询问笔录,证据2P107),湖南交通工程学院财务部负责人刘杰20141226日签署了一张“同意支付479881元整给彭某湘”审批单后,该院财务部20141231日第0099号记账凭证体现的是 “彭某湘借款”2014.12.31(见证据4P82-83), 这一事实又说明,彭某湘将此笔款用掉了之后,必须要用相关凭证去报账以冲抵“彭某湘借款”才行的。然而,葛某华收到彭某湘的转账之后什么东西都没有给他,既没有给他白条,也没有给他该发票的记账联,更没有给他完税凭证,之所以没有给彭某湘任何凭据,正如葛某华跟本辩护人讲的,他俩已达成了口头协议,等彭某湘这边缴齐了7.5%的税后,再由葛某华去长沙县地税局开出完税凭证。另外,根据彭某湘2017417日接受调查时讲的,他回去以后就向经贸学院董事长刘某生做了汇报,告诉他开发票需要缴纳363935元的税金而刘某生同意,那他也应当拿着刘某生“同意”的批条到财务部去做账,但他也没有这样去做,换句话说,彭某湘向葛某华银行卡上转账36万多元钱后,除了银行的转账交易记录之外,他不再有其他的凭证。科技经贸学院亦有可能随时追查这笔款项的下落,也正因为如此,彭某湘在这之后才不停地向葛某华追要发票记账联的事。这一客观事实表明,葛某华与彭某湘都没法将此笔税款神不知鬼不觉地隐藏下去,特别是葛某华与彭某湘都没有讲到彭某湘从中得到任何好处且彭某湘又只与葛某华有过一面之交的情况之下, 彭某湘也没有为葛某华隐瞒这笔款项的理由。这些因素都决定了被告人葛某华与彭某湘没法在涉案税款一事上进行勾兑。

其三、葛某华的行为表明他只有挪用这笔款项的主观故意

1、葛某华多次讲过,20151月份,他曾到长沙县地税局办税大厅想把这笔税金缴纳入国库,终因办税员说经贸学院没有税务登记证不能缴税而只好作罢。

2、葛某华私自出具一张内容为系企业代开发票的书面证明,其目的是为其筹措被挪用的资金争取时间,此时的他应当没有掩盖侵吞的想法,毕竟,两个月之后他就将这36万多元税款缴入国库了。

本案证据显示,20164月,湖南省审计厅在审计安全学院财务时,发现科技经贸学院向其出具的上述7张发票存在问题,安全学院财务处长钟某辉联系葛某华予以说明,葛某华私自出具一张内容为

系企业代开发票的书面证明,并到单位加盖了公章。20166月,葛某华将筹得的36万余元作为科技经贸学院税款缴入国库。这一事实说明,如果葛某华真有像起诉书所指控的那样,他私自出具这一张书面证明的目的是为了掩盖其侵吞的事实,那他是不会去积极筹款将这些税款在两个月之后入库的。毕竟,长沙县地税局纪检监察部门介入本案调查是在201684日,这也看出被告人葛某华归还这一笔款项的主动性。

二、被告人葛某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行为,依法应当认定为自首

长沙县人民检察院出具的葛某华到案经过是:2017418日,本院反贪局干警至长沙县地税局找被告人葛某华接受询问,经该局监察室工作人员电话通知,葛某华主动到案并配合本院反贪局干警到办案工作区接受询问。葛某华当庭供述的到案过程是:监察室工作人员电话通知他到局里去时,已跟他说了检察官已到税务局的事实,他意识到他将面临刑事责任追究之后,不仅没有逃跑,反而主动到税务局接受检察院的调查,自愿接受检察官的控制的行为,充分说明了他投案的主动性,完全符合《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0913号)第一条第二款规定之情形:犯罪分子向所在单位等办案机关以外的单位、组织或者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被告人葛某华在归案之后,又在4次讯问笔录中如实供述了自己犯罪事实,因而,其行为完全满足自首的两个法定构成要件,依法应当认定为自首。

三、综合本案情节,被告人葛某华属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情形,请求法庭对其免予刑事处罚

其一、从其本身的行为性质来讲,虽然被告人葛某华多次讲到他有侵占的主观故意,但其一贯的行为,又更多地体现出“挪用”的性质,本案完全可以以挪用公款罪对其定性;

其二、从最终结果来看,被告人葛某华不仅在长沙县地税局介入调查之前即已将36万余元税款补缴到位,而且在他的努力之下,亦将9万余元滞纳金追缴到位,国库不仅没有因此而受到一分钱的损失,反而增加了9万多元的滞纳金,其有将功赎罪的情节;

其三、从被告人葛某华的工作履历来看,被告人葛某华是一名资历很老的转业军人,他于197411月在长沙县应征入伍为新疆军区通信团战士,19783月任无线电教员(排长职)1983年任无线连连长,198711月转业回长沙县税务局工作;他又是一名有着4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他1976年就加入了中国共党;他同时又是一名在长沙县税务局工作了将近30年的老税管员,从1987年工作至20151012日方才退休。这些事实说明被告人葛某华为党、为国防建设、为国家、为政府做出了极大贡献和付出;

其四、从被告人葛某华现状及其家庭状况来看,自从出了这一事情之后,被告人葛某华整日忧心忡忡,食不甘味,寝不安席,原本乌黑的头发,一夜之间全白了头。而今,原本身体不好的葛某华,现在更是愈发严重:2018515日长沙市中医医院出具的葛某华出院记录载明,葛某华现在患有1、胸痹心痛病2、肝郁气滞证;3、高血压病3级,很高危;4、心脏神经官能症;5、高脂血症;6、颈椎间盘突出;7、颈椎椎体终板炎等多种疾病,真可谓疾病缠身。而其爱人卢先云的病情更为严重,卢先云201736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出院记录记载:1、风湿性心脏病;2、二尖瓣狭窄并关闭不全、心房纤颤、心功能2级;329糖尿病;4、青光眼;5、结节性甲状腺肿;6、腰椎间盘突出;7、白内障。不仅如此,他爱人的病都是自掏腰包去治疗,连起码的城镇职工医保都没有。如此境况,如果葛某华因为本案而被剥夺了基本的退休金,那他这个为党、为国家、为政府工作了一辈子的老革命,将陷入沉重的医疗负担和严重经济困境之中,如果法庭对被告人葛某华免予刑事处罚,至少可以保障其基本的医疗生活开支。

基于以上事由,本辩护人恳请法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认定其犯罪情节轻微,对其免予刑事处罚为感。

谢谢!

                        辩护人:吴之成律师

                         201864

 

 

文章搜索
关键字:
经典刑案更多+
岳林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