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本网站第 135517 位访问者! 设置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前位置 : 首页 》 经验谈 < 返回

【吴之成律师】保障被告人的人权应是刑事审判工作的首要职责

作者:    来源:本站    时间:2016-11-28    浏览:

保障被告人的人权应是刑事审判工作的首要职责

——兼论刘义柏涉黑案排非程序进行的顺序

吴之成律师按:作为刘智斌涉黑案的二审辩护人,我一直以一个法律人的眼光和思维在思考这一案件在发问、讯问过程中呈现出来的众多刑讯逼供问题,而当审辩双方对于排除非法证据进行的先后问题无可调和时,也许,我的这一篇拙作能为大家寻找到打破僵持之门的钥匙,如是,也不枉我挑灯夜战的苦心了。

2013年12月19日,湖南省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上诉人刘义柏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案的庭审进入了第十七天,法庭对各上诉人的发问和讯问阶段业已结束。本是一路和谐开庭的大好局面,审辩双方却对下一步走向出现了非常激烈的争辩。以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副书记长成灿为代表的审方认为,现行法律法规及司法实务虽然规定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以先排后举为原则,以先举后排为例外,但何时排非,由法庭决定,并着重强调两院三部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定》已被《中国刑事诉讼法》第56条吸收,而六部委的《关于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1条则将排非的法庭调查顺序的决定权赋予了法庭根据案件审理情况确定的权利。正因为有以上法律依据作为支撑,陈灿副院长上午表态,现法庭已决——先举后排,不可更改。辩方则坚持先排后举,寸步不让。其理由是:虽然审方有法律依据,但辩方坚持先排后举,亦不违反法律规定,且先排后举符合公正、效率和疑点利益归于当事人(上诉人)原则;虽然何时排非,由法庭决定,但法庭必须给个理由,且这个理由必须是合法、合理的,否则,辩方不能接受。审方以“尚未准备好”作为先举后排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双方你来我往,激辩异常,各不让步,相持不下。其实,如果我们从立法的层面将刑事审判工作的职责搞明白,这个问题如何抉择,也就一目了然了。本律师认为,刑事审判工作的首要职责是充分保障被告人的人权,而这,决定了本案的排非程序只能是先排后举。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对被告人人权保护的制度设计决定了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工作的首要职责只能是保障被告人的人权

(一)惩罚犯罪是在保证准确、及时地查明犯罪事实、正确应用法律的前提下进行

要惩罚犯罪,就得准确、及时地查明犯罪事实,依法对其惩处。而这,就得充分保障被告人的人权,只有被告人的人权得到了有效保障,被告人在法庭上才有畅所欲言,自主供述犯罪事实的可能,我们才有查明其是否有犯罪事实的可能。

(二)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决定了刑事审判审判工作的首要职责只能是保障被告人的人权

犯了罪,作为公民,我们认同依法对其惩处。与此同时,基于人性和案情的复杂性,我们又得采取慎之又慎的态度对待每一个涉嫌犯罪的被告人,否则,采取法西斯式的审判,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被告人。正因为如此,依法保障被告人的人权就显得尤为重要,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众多涉嫌犯罪的被告人当中将真正无罪的人解救出来,尽管这有可能让真正的罪犯逃脱法律惩处的可能,但,宁可错放一千,不可枉判一个,应是我们坚持的刑事审判价值,如是,我们才能真正保障无罪的人不受法律追究。

(三)赋予人民法院独立审判权的行使,为被告人人权保障的实施提供了权力保障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这一规定将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对刑事审判权的干涉排除在外,坚持司法审判独立原则,其实质仍是为了充分保障被告人人权,防止被告人的审判遭受不应有的人为干预。

(四)以公开审理为原则,不公开审理为例外的开庭审判制度,确保被告人的人权保障得到全社会的有效监督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一条确立了以公开审理为原则,不公开审理为例外的开庭审判制度,让绝大多数刑事案件能够得到社会民众的普遍监督,其实质就是为了防止秘密审判侵犯被告人人权的行为发生。

(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和只有人民法院才能依法确定被告人有罪的原则,决定了刑事审判工作必须要保障被告人的人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条规定,对于一切公民,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在法律面前,不允许有任何特权;第十二条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这两条规定说明,在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之前,被告人仍是公民,不是罪犯,因而,被告人的人权理应受到刑事审判工作的有效保障。

(六)保障被告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依法享有的辩护权和其他诉讼权利的原则,对刑事审判工作保障被告人人权提出了具体而明确的职责要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依法享有的辩护权和其他诉讼权利。这说明人民法院有职责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和其他诉讼权利。而该条第二款则进一步赋予了被告人对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侵犯其诉讼权利和人身侮辱行为的控告权。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对于非法证据排除的立法设计采取一经发现即予以排除为原则,这亦说明了刑事审判工作的首要职责是保障被告人人权

该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时发现有应当排除的证据的(指采用暴力手段或者其他非法手段收集的证据),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的依据。这一规定说明,不论在刑事诉讼的哪一个阶段,司法机关一经发现有非法证据,就应立即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换句话说,现行法律制度对非法证据采取零容忍的态度,而刑诉法之所以这样规定,其根本原因仍是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权。由此可见,非法证据排除的立法设计,亦决定了刑事审判工作的首要职责是保障被告人的人权。

三、本案经发问、讯问各上诉人后,大量刑讯逼供的线索呈现在法庭之上,辩护人在200余本卷宗中亦发现了大量刑讯逼供的线索,合议庭从保障被告人人权出发,理应立即启动排非程序

在刘义柏涉黑案的二审法庭上,我们听到了李琼审判长要求各辩护人提高8度向上诉人刘智斌发问的声音,我们看到了上诉人刘景柏在陈述其辗展转所和提外审的过程中不由自主地哭泣的面部表情,我们听到了刘利平两度放声大哭,审判长不断安慰的场面。而我们的美女律师,又以女性独到的精细眼光,刺破浓浓乌云,接连发表《刘武的审讯故事——刘义柏案还原非法证据形成的轨迹(一)》、《跌进恶梦的地狱----刘义柏涉黑案非法证据点评之二》、《提讯证里的秘密———

刘义柏涉黑案非法证据点评之三》、《刘义柏案疲劳审讯收集的供述属非法证据--黄朝晖律师评点刘义柏涉黑案刑讯逼供非法证据之一》,将刑讯逼供的丑恶嘴脸公之于众。郭书斌律师、刘金滨律师、郭能斌律师,亦以他们的如椽大笔,一次又一次地揭露了呈现在法庭上的刑讯逼供的那点事儿。如此种种,表明上诉人的基本人权已经遭受严重摧残,我们还能任由这一股股浊流继续污染我们这个神圣而又庄严的法庭吗?我们还要忍受这一系列的非法证据继续肆无忌惮地刺痛我们的双眼吗?尊敬的大法官们,拨开阻挠在法庭上空的层层乌云,早一点还上诉人一片天日吧!

拟稿人:吴之成律师

2013年12月20日凌晨于双峰

文章搜索
关键字:
经典刑案更多+
岳林新闻更多+